誰知道些計劃生育的相聲 快板或三句半的

時間 2021-09-15 10:15:30

1樓:快餐真人

計劃生育的相聲,印象最深的當然是姜昆、李文華的《祖爺爺的煩惱》

文字:甲 問您個問題。

乙 什麼問題?

甲 對計劃生育有什麼認識?

乙 著誰都知道,還用認識什麼。

甲 那您說:計劃生育是怎麼回事?

乙 計劃生育嘛……很簡單,就是……生孩子限制數兒。

甲 您這解釋倒是比較通俗。

乙 我有體會呀。

甲 怎麼哪?

乙 我就是數兒沒限制好,最後弄超額了。

甲 可就是簡單的限制數兒的問題,在宣傳上都有不少的阻力。

乙 什麼阻力?

甲 那次團支部開會,我向青年宣傳計劃生育。一聽這課題,有個小夥子就衝我嚷上了。

乙 怎麼說的?

甲 “嗨,開會說點兒什麼不好,說計劃生育!我物件還沒找著哪!談戀愛搞物件能先說這個?找人姑娘一拉手:‘咱倆只要一胎。’整個一傻老爺們兒!”

乙 嘔,這位還沒結婚哪。

甲 結了婚也有不樂意的。

乙 他們怎麼說的?

甲 王大姐說了:“小姜,過來,當那麼多人,又生育,又要孩子的,多難聽啊!你知道什麼,年紀輕輕的怎麼生啊?你生一個我看看,甭生孩子,你生出一棵洋白菜來都算你有本事!”

乙 嗨,生那幹麼呀!

甲 弄得幾個年輕的姑娘圍在身邊跟我逗:“呦,說這個,又生孩子,又要一胎,沒羞,沒羞,沒羞!”

乙 嚯!你這工作夠難做的。

甲 在家裡也有不同意見。

乙 是嗎?

甲 院裡王奶奶一聽我宣傳計劃生育,就指著鼻子數落我:“回來,傻小子!瞎說什麼呀?

生兒育女那是家裡事兒,當那麼多人說,你寒讒 寒產不寒讒?要計劃生育能有你嗎?你就是你媽超額出來的產品。

”乙 嗐!漢產

甲 “告訴你,超額有好處。”

乙 有什麼好處?

甲 “能提成兒!”

乙 提成兒兒?

甲 “一個孩子每月給家十塊,你媽媽得六十,不超額能拿六十嗎?多出這五十塊就是提成兒的獎金。”

乙 嘿,她這麼聯絡上了。

甲 還有人老在你的耳朵邊兒上軟磨的。

乙 怎麼個磨法兒?

甲 “嗐!別淨瞎吵吵,計劃生育說是說,做是做。將來一對夫妻養活四個老人,那錢夠嗎?

都生一個孩子,農村勞力少了怎麼辦?全是獨生子,趕明兒誰當兵?人多力量大,眾人拾柴火焰高;多個鈴鐺多個響,多個蠟燭多分光;三個臭皮匠,頂個諸葛亮;好兒不用多……”

乙 嗯?

甲 “十個頂一個。”

乙 一個頂十個。

甲 “由於革命需要,我給改了!”

乙 是夠能磨的。

甲 您說這我怎麼辦?

乙 怎麼辦?你讓他生吧!

甲 您說什麼?

乙 讓他生吧!

甲 怎麼生?

乙 愛多咱生多咱生唄。

甲 爭著生,搶著生,毫無顧慮的生,滿懷豪情的生?一對夫妻生兩胎,一百年後咱們國家十四億。生三胎,四十二億。四胎,一百億!

乙 一百億?

甲 您一句話,出來全世界人口的兩倍!

乙 那麼多呀?

甲 您幾個兒子?

乙 四個。

甲 到那時候,按四胎算,您家裡二百多口。

乙 真是大家庭了!

甲 大!戶口簿跟大字典似的,七斤多重。孫子十六個,重孫子四十六個,加上重孫子媳婦,二百三十多頁!

乙 那我就是祖爺爺了。

甲 對。子孫滿堂,名字您都記不住。

乙 記不住就編號唄。

甲 那行,兒子叫索尼。

乙 索尼?

甲 四個索尼兒子,一、二、三、四!

乙 孫子哪?

甲 孫子叫鬆夏,鬆夏一到鬆夏十六!

乙 重孫子哪?

甲 重孫子叫tdk。

乙 我就得叫三洋啦!

甲 啊,老三洋。

乙 我們家錄音方便了。

甲 您是祖爺爺,二百多孩子也都孝順,一發工資,每人給您一塊,您得三十多塊……

乙 不對呀!二百多人,怎麼三十多塊呀?

甲 一百多人沒工作。

乙 嘔,人多,就業產生困難了!

甲 孩子們全都願意往您那兒跑。

乙 我住哪啊?

甲 住高樓,二百層上。

乙 太高啦!

甲 那時候住房比現在困難多了,有地方兒住就不錯!

乙 得,我將就著住吧。

甲 剛住兩天,tdk一來了。

乙 我的大重孫子。

甲 要到您那兒度蜜月。

乙 結婚幹麼非上我這兒來?

甲 沒房,度完蜜月就得分居。兩孩子“祖爺爺、祖爺爺”那麼叫著,您能忍心不讓他們住?

乙 那我就上鄰居那兒找個地方吧。

甲 說得容易。家家三代同堂,您這兒有六十四個tdk,人家那還有八十二個雅馬哈哪!

乙 那這一個月我上哪兒去呀?

甲 遛馬路!

乙 老遛馬路?

甲 不是老遛。困了的時候,在馬路牙子那兒睡一覺。

乙 嘔,我住大街上了!

甲 不行的話睡公共汽車上。買個月票還愁沒睡覺的地方?

乙 晚上公共汽車上讓睡嗎?

甲 您不會白天睡,晚上遛馬路嘛?

乙 對,我手裡再拿個梆子。

甲 幹嘛呀?

乙 捎帶著我就打更了。

甲 遛馬路的人多了,用不著打更的。

乙 那我上澡堂子住去,連睡覺帶洗澡。

甲 想得道美!澡堂子住滿人了,連池子裡都是。人那麼多,食用水都**不過來,哪還有洗澡的水呀!

乙 我一天到晚在外邊轉悠,身上多髒啊!

甲 定好規矩。一三**洗,二四六乾擦,星期天休息。

乙 這一個月夠我受的!

甲 主意打定,臨走時囑咐重孫子和重孫媳婦幾句話。

乙 還囑咐什麼呀?

甲 “行啦,你們就在這兒住吧。咱這屋裡東西嘛,你們就使。這是電冰箱,不過裡邊什麼也沒有,你們也甭買去,也買不著,就是買了東西也別往裡邊放。”

乙 為什麼?

甲 “吃的放裡邊就壞!咱這兒老停電。前天擱裡一斤豆腐,今天都三斤了。”

乙 怎麼多了?

甲 “長了二斤毛。這不,我買了個罈子,準備就手兒醃臭鬥腐了!”

乙 這麼一說,那時候還停電哪?

甲 “一百多億人,需要太大,能源危機!不過不要緊,我這兒都是雙份兒的。這是電燈開關……”

乙 要是沒電哪?

甲 “我這兒有蠟。這是電爐子……”

乙 要是沒電哪?

甲 “我這兒有劈柴。這是電風扇……”

乙 要是沒電哪?

甲 “我這兒有芭蕉扇兒。這是洗衣機……”

乙 要是沒電哪?

甲 “我這有搓板兒。這是彩色電視……”

乙 要是沒電哪?

甲 “我這兒有小人書。這是水管子……”

乙 要是沒電哪?

甲 “我這有山裡紅……”

乙 山裡紅?

甲 “少吃!”

乙 吃多了倒牙。

甲 “我多吃點兒倒不在乎。”

乙 我牙好。

甲 “早掉沒了。行了,我走了。今兒停電也坐不了電梯,這二百來層我下著太麻煩,唉!”說完您開啟窗戶,“嘣兒、嗖——”一個跟頭,您折下去了。

乙 我跳樓啦!

甲 這樣兒快。

乙 沒聽說過。

甲 那時候老停電,一百層以上自備降落傘。您也跳熟了,空中還做動作哪,小燕展翅!

乙 我象老鴰扎窩!

甲 蹦到地上,您就開始遛達。

乙 就跟散步似的。

甲 碰見吵嘴的您勸一勸,碰見打架的您拉一拉,碰見撞車的您管一管,碰見丟東西的您查一查。

乙 我還挺愛管閒事的。

甲 買上二尺紅布,做個紅箍往胳膊上一套,也寫兩字……

乙 值勤。

甲 糾查。

乙 改糾查隊了!

甲 這邊兒幫著推推車,那邊幫著拉拉套。見著老人攙一攙,見著小孩抱一抱。

乙 那麼多孫子我楞沒抱夠。

甲 走著走著,走不動了。您愛學習,買本小人書,找個臺階坐那,一邊看一邊聽見咕兒,咕兒……

乙 什麼聲兒?

甲 肚子叫喚。

乙 那是餓了。

甲 怎麼辦?

乙 到食堂買飯去吧。

甲 食堂買飯的人排隊排出三十多裡地去,排到了還指不定買的著買不著。

乙 那我就餓著!

甲 您不是有小人書嗎?看一篇,“刷——”,再看一篇,“刷——”,撕下來放在嘴裡。

乙 塞嘴裡了?

甲 等看完了,也飽了。

乙 書呢?

甲 吃了。

乙 我吃書哇!

甲 也是餓急了。

乙 餓急了也別吃書哇!

甲 那是代食品。那時候糧食不夠吃的。

乙 怎麼哪?

甲 您想啊,人口增長,耕地面積不會無限制的擴大,再增產也趕不上,再說糧食跟人可不一樣。

乙 哪兒不一樣?

甲 糧食有災年減產。

乙 人哪?

甲 人是旱澇保收。

乙 嗐!

甲 為解決這個問題,那時候得**一切含有養分的東西做食品。

乙 都**什麼?

甲 多了。象什麼雞毛、魚鱗、茶葉根兒、絲瓜瓤子、棒子須兒、葡萄枝兒、桔子皮兒、白菜疙瘩、糠蘿蔔心兒、頭髮碴兒、廢鐵絲兒、酒糟、鋸末、猴皮筋兒……

乙 這都能吃嗎?

甲 得提煉、加工,用高壓壓成紙這麼薄,印上字兒就是書。等吃飯的時候,全家圍一桌兒,中間擺一摞書,每人拿一本,撕著吃,“唰——喀吱”,知道是吃飯呢。

乙 不知道呢?

甲 以為鬧耗子哪!

乙 好嘛。

甲 就這樣,您在外邊遛達了一個月。

乙 得,總算熬過去了。

甲 您剛回到家,剛準備睡一覺兒,tdk又來了。

乙 怎麼又來了?

甲 上您這兒度蜜月來了。

乙 不是剛度完嗎?

甲 那是tdk一,這是tdk二。

乙 怎麼都上我這來呀?

甲 沒房!人家度完蜜月就得分居,兩孩子“祖爺爺、祖爺爺”的叫著,您能忍心不讓嗎?為讓孩子高興,您在外邊受罪都不能叫他們知道。

乙 我這是活該受罪!

甲 您把屋裡的事再交待一遍,一推窗戶,“嘣兒,嗖——”一個跟頭又折下去了。

乙 猴兒都沒我利索。

甲 天兒越來越冷,您在外面連凍帶餓,髖骨往上突,眼睛往裡陷,腮幫子往裡嘬,門牙往外呲,都這樣兒了。

乙 您瞧我這模樣兒!

甲 好不容易蹭到一個月,回家連開門兒的勁兒都沒了。

乙 到家裡再緩吧。

甲 緩不了,tdk三又結婚了!

乙 我有多少tdk?

甲 六十四個,全管您叫祖爺爺。

乙 別叫了,乾脆換過來,我叫他們祖爺爺,先讓我一人兒度回蜜月吧。

甲 人家分居您忍心嗎?

乙 我在外面受罪他們忍心嗎?

甲 您不是瞞著他們嗎?

乙 我不瞞著了,再見著他們我就喊:“誰也別來啊!要再來度蜜月,我跳樓不用降落傘了!”

甲 您別急呀,這都是人多帶來的困難。能源、就業、食品、用水,尤其是住房,哪兒都擠滿了人,就差進河裡去了,您總不能讓人上河裡住去吧?

乙 怎麼不能?

甲 老在水裡泡著?

乙 幹嘛老泡著?輪班練游泳。規定好了,一家兒幾個水中名額,這邊兒不下水,那邊兒不許上岸!我就不信沒地方住。

甲 嘿!好主意。您這一句話,鬆夏十六家子、tdk一百多口,住房解決了。

乙 得了吧。

甲 您給大家帶來了歡樂,到您生日那天,二百多人全給您道謝去。

乙 別去,我那屋盛不下。

甲 孩子們有辦法,您坐在床上,大夥在樓下邊排好隊,一個接一個進屋,給你祝壽。不許喧譁,不許打鬧,鞠完躬就走。您也有個祖爺爺的派頭兒,人家一脫帽,一鞠躬,您連眼睛都不睜。

乙 好,遺體告別哪!

甲 tdk一向您報告一個好訊息:“您的重重孫子問世了!”

乙 還生哪!

甲 號兒也編好了。

乙 叫什麼?

甲 “selko,selko,精工牌。”

乙 改手錶了!

甲 您看著子孫滿堂也高興啊。招呼著最小的一個重孫子:“滴滴涕!”

乙 滴滴涕?

甲 不是。“tdk六十四,讓祖爺爺看看。長得多好,不僅水靈,還又白又胖。”

乙 可真好!

甲 您這麼一說,重孫子一咧嘴……

乙 笑了。

甲 “哇哇哇!”

乙 哭了?

甲 “祖爺爺您太缺德了!”

乙 怎麼罵上啦?

甲 “還誇我長得水靈哪,我能不水靈嗎?”

乙 怎麼呢?

甲 “一天泡在水裡泡六個多鐘頭,我這是又白又胖嗎?您按按,一按一個坑兒。”

乙 怎麼回事?

甲 “都泡浮腫了!”

乙 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