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志摩和他生命裡的女人,徐志摩一生中的三個女人都是誰?

時間 2021-11-04 23:04:29

1樓:匿名使用者

徐志摩的張幼儀,徐志摩和林徽音,徐志摩和陸小曼。

徐志摩一生中的三個女人都是誰?

2樓:嗨客足球

徐志摩一生中的三個女人分別是:張幼儀、林徽因、陸小曼

徐志摩的一生有三個女人。他的原配是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的張幼儀,他們的愛情短暫易逝,隨著徐志摩留學外行,這段愛情便名存實亡了;後來在徐志摩的愛情路上先後遇到靜女林徽因,倩女陸小曼,張幼儀與徐志摩的愛情最終宣告終結。張幼儀和徐志摩的離婚案件是當時**第一件仿效西方國家的離婚案件。

因為林徽因的冷靜和現實的一面,便成全了徐志摩和陸小曼這一對才子佳人,而當時作為證婚人的梁啟超曾當著徐、陸兩人的面痛罵他們“不懂愛情”。陸小曼的“私奔”使她的前任丈夫王庚一生未再娶,而她後來委身的徐志摩也因為她的奢華無度(或者也因為林徽因的召喚)而輕輕作別,“不帶走一片雲彩”。

一、徐志摩

徐志摩(1897—1931),中國詩人、散文家。留學美國時改字志摩,小字又申。筆名有南湖、雲中鶴等。浙江海寧人。

1931年11月18日,徐志摩乘火車由上海抵南京;19日上午8時,乘中國航空公司“濟南”號飛機由南京飛往北平。飛機師王貫

一、副機師樑壁堂都是南苑航空學校畢業生,年齡均為36歲。飛機上除運載了40餘磅郵件外,乘客僅徐志摩一人,也是36歲。開始天氣甚佳,不料在黨家莊一帶忽遇漫天大霧,飛機師為尋覓航線,降低飛行高度,不慎誤觸開山山頂,機油四溢,機身訇然**,墜落於山腳,待村人趕來時,兩位飛機師皆已燒成焦炭。

徐志摩座位靠後,僅衣服著火,**有一部分的傷,但他額頭撞開一個大洞,成為致命創傷:又因身體前傾,門牙亦己脫荊。當晚,細雨霏霏,似乎是在哀悼天才詩人的早逝。

二、張幼儀

張幼儀出身江蘇名門,受過新式教育,她性情溫和善良,長相明眸清麗,知書達理又遵傳統守孝道,她對徐志摩並不瞭解,他們的婚姻,是父母定下來的。15歲的張幼儀就輟學嫁到浙江做了少奶奶。婚後不久,長子徐積鍇出生。

張幼儀在離婚之後,遠赴德國柏林,學習德語,併入裴斯塔洛齊學院攻讀幼兒教育。

三、林徽因

在徐志摩分開人世的一個半月後,林徽因在給胡適的信中寫道:“這多少天思念他得很,然而他如果活著,恐怕我待他仍不能改的,事實上太不可能。也許那就是我不夠愛他的緣故。

”林徽因始終清楚,徐志摩只是她性命中的驚鴻一瞥,只是一次漂亮的過錯。

1955年4月1日,一代才女林徽因香消芳盡,絕塵而去。時年51歲。她用她裹挾著自己一生的清冷婚姻,玉成了無數男人心中的妄想。

她只能冰涼地活在**傳奇裡。得到林徽因噩耗的金嶽霖悽然寫道:“一身詩意千尋瀑,萬古人間四月天。

”這一次,他酣暢淋漓,不再婉約退守。由樑思成設計的墓碑上刻著她生前已千百次的自語:“這裡長眠著林徽因,她是一位建築師、詩人和母親。

”四、陸小曼

陸小曼在上海的生活可以分為三個階段:徐志摩失事前為一個階段,那時她的生活是奢侈而放任的;徐志摩失事後,她受到劇烈震動,人變得消極而沉寂;解放後為第三階段,她重新振作起來,獲得新生。

1931年11月上旬,為得一筆錢彌補陸小曼鉅額開銷的虧空,徐志摩答應做蔣百里**愚園裡住宅的中人,故於13日由北平返回上海家中。

3樓:閒來無事看落雪

1、張幼儀   1915年,由政界風雲人物張君勱為自己的妹妹張幼儀提親,徐志摩把從未謀面的新娘娶進了門。張幼儀端莊善良,具有中國傳統的婦女美德,尊重丈夫,孝敬公婆,賢淑穩重,善操持家務。婚後生了兩個兒子,能相夫教子。

然而,徐志摩在張幼儀生完第二個兒子正虛弱的時候,遞上了離婚協議書。

2、林徽因   林徽因遊歷歐洲,在英倫期間,結識了當時正在英國遊學的徐志摩。當時徐志摩已是一個兩歲孩子的父親。徐志摩被林徽因出眾的才華與美麗所吸引,苦苦地追求林徽因,並不惜與髮妻張幼儀離婚。

但林徽因經過理智的思索,和父親一起提前回國了,而且是與志摩不辭而別……

3、陸小曼   徐志摩留學後回到北京,常與朋友王賡(一個軍官)相聚。王賡的妻子陸小曼,對徐志摩影響甚大。徐志摩和陸小曼在北京交際場相識相愛。

4樓:匿名使用者

在詩人徐志摩的感情世界裡,一生中與他有感情糾葛的三個女人是張幼儀、陸小曼和林徽因。(一)張幼儀 張幼儀是詩人徐志摩的第一個原配夫人。徐志摩和

5樓:安寧默默

張幼儀 林徽因 陸小曼

6樓:匿名使用者

張幼儀、陸小曼和林徽因。

7樓:阿克拉

他媽,他馬子,他閨女

徐志摩的一生有關聯的幾個女人,分別是誰?

8樓:頻林

徐志摩經歷過的女人有:張幼儀、林徽因、凌叔華、陸小曼、韓湘眉,不少了吧,這只是中國的。

和張幼儀的感情,除了半篇《離婚通告》(另半篇未查出)和徐志摩的那封大話連篇的信之外,沒有任何確實的證據。通常人們總是說,婚姻後不怎麼融洽,離了婚反倒互相體貼。這些話都是徐志摩的朋友說的,怕靠不住,就是靠得住也是表象。

實情是,無論離婚前還是離婚後,甚至徐志摩死後五十多年,張幼儀從不吐一點兒口風。

這正是張幼儀的賢慧,論者又會這麼說:太離譜了,怎麼就不想想,讓她說什麼好呢。說徐志摩好吧,人家跟你離了,說不好吧,棄婦之外還得加個妒婦。

吃不到嘴的葡萄是酸的,自己吃了一半兒,叫別人奪去的葡萄就更酸了。

幾十年過去了,這苦命人終於在去世前說了實話。她活了88歲,1988年在紐約去世。她的侄孫女張邦梅小姐,1996年9月在美國出版了英文著作《小腳與西服---張幼儀與徐志摩的家變》,由道布里幾出版社出版。

兩人關係的真相,終於大白於天下。

張邦梅是張幼儀的八弟張禹九的孫女。她的父親是耶魯大學的教授,她已是第三代移民,畢業於哈佛大學東亞研究系,主修中國文學,之後在哥倫比亞大學獲法律學位,曾在紐約任律師。從1983年到1988年張幼儀去世前, 她和姑婆談了五年, 先寫成畢業**,再充實成傳記著作。

“姑婆看過我的**”,內容的真實性是可以信賴的。會不會肆意詆譭呢?也不用擔心,作者反覆強調,張家始終以徐志摩為榮,張禹九臨終叮囑孫女,寫書時“對徐志摩要忠厚些”。

就是這位爺爺,遺囑中要家人在他的葬禮上朗誦幾首徐志摩的詩。

起初她是懷著敬仰的心情來探索徐志摩與姑婆的婚姻的,而事實卻一次次地引起她的質疑與憤懣,為姑婆所受的屈辱,為徐志摩的冷酷無情。

她萬萬沒有想到,從婚前到婚後,徐志摩是那樣鄙棄張幼儀。第一次見到張的**時,便嘴角往下一撇,用嫌棄的口吻說:“鄉下土包子!

”婚後從沒有正看張幼儀一眼。“除了履行最基本的婚姻義務之外,對我不理不睬。就連履行婚姻義務這種事,他也只是遵從父母抱孫子的願望罷了。

”1920年冬,張幼儀出國與丈夫團聚, 過去都認為是徐志摩思念妻子, 寫了那封乞求父親的信。現在知道了,這封信多半也是應張君勱之請而寫的。分居數年又有了子嗣,當時的情勢,沒有理由不讓張幼儀出國。

不是徐志摩要送她去的,而是婆家送她去的。 而公婆所以送她去的理由,也只是提醒徐志摩對家裡的責任。再沒有比張幼儀本人的這個解釋更為合理的了。

若是思妻心切,他不會那樣去迎接她。

三個星期後,輪船終於駛進馬賽港的船碼頭。“我斜倚著尾甲板,不耐煩地等著上岸,然後看到徐志摩站在東張西望的人群裡。就在這時候,我的心涼了一大截。

他穿著一件瘦長的黑色毛大衣,脖子上圍著條白絲巾。雖然我從沒看過他穿西裝的樣子,可是我曉得那是他。他的態度我一眼就看得出來,不會搞錯,因為他是那堆接船的人中惟一露出不想到那兒的表情的人。

”在由巴黎飛往倫敦的飛機上,張幼儀因暈機嘔吐,徐志摩把頭撇過去說:“你真是鄉下土包子!”話才說完沒多久,他也吐了,張幼儀也不甘示弱,輕聲脫口說:“我看你也是個鄉下土包子。”

在倫敦、波士頓,以及後來在柏林那一段生活,過去總說徐志摩如何的仁義,如何的善良,現在也知道了。徐志摩對待張幼儀是很不友好的,簡直可以說是慘無人道的。

兩人在波士頓住下,不久張幼儀懷孕,此時徐志摩正在瘋追林徽因,無暇顧及,一聽便說:“把孩子打掉。”

那年月**是危險的,張說:“我聽說有人因為**死掉的。”

徐冷冰冰地說:“還有人因為坐火車死掉的呢,難道你看到人家不坐火車了嗎?”

過後不久,徐志摩帶一位中國女留學生來家中吃飯,書中叫她明小姐。張幼儀發現,這位穿著毛料海軍裙裝的小姐,竟是裹過腳的。送走客人,徐問張,對這位明小姐有什麼看法,張說:

“她看起來很好,可是小腳與西服不搭調。”走來走去的徐志摩把腳跟一轉,好像張幼儀的評語把他的煩躁和挫折一股腦兒宣洩出來似的,突然尖叫說:“我就知道,所以我才想離婚。

”書名即由此而來。張幼儀是天足,徐志摩後來也很少穿西服,這只是一種象徵,象徵兩種文化的衝突,中國和西方,傳統和現代。

徐要馬上離婚,見張不答應,竟一走了之,將張一人撇在波士頓。產期臨近,無奈之際,張給二哥張君勱寫信求救,她來到巴黎,後來又去了柏林,生下孩子。徐明知張的去向,卻不予理睬。

只在要辦理離婚手續時,才找到柏林。產後,張幼儀很快從悲痛中振作起來,入裴斯塔洛齊學院,專攻幼兒教育。回國後辦雲裳公司,主政上海女子儲蓄銀行,均大獲成功,終於從小腳的陰影裡走出,成為一個“穿西服”的、引人矚目的新女性。

更難能可貴的是,她回國後仍照樣服侍徐志摩的雙親(認作寄女),精心撫育她和徐志摩的兒子。臺灣版的《徐志摩全集》也是在她的策劃下編纂的,為的是讓後人知道徐志摩的著作。

徐志摩對張幼儀是這樣的,張幼儀對徐志摩的感情又如何?這是個非常微妙的問題。還是聽聽張幼儀的自述吧:

你總是問我,我愛不愛徐志摩。你曉得,我沒辦法回答這個問題。我對這問題很迷惑,因為每個人總是告訴我,我為徐志摩做了這麼多事,我一定是愛他的。

可是,我沒辦法說什麼叫愛,我這輩子從沒跟什麼人說過“我愛你”。如果照顧徐志摩和他家人叫**的話,那我大概是愛他吧。在他一生當中遇到的幾個女人裡面,說不定我最愛他。

不是說不定,可以肯定地說,張幼儀是最愛徐志摩的,因為她對徐志摩的愛是沒有任何附加條件的,甚至不管徐志摩愛不愛她。

這本書的寫法,可謂新穎別緻。外國學者在寫法上的殫思竭慮,實在讓我欽佩,是嚴格的傳記,甚至是口述實錄,其勾人閱讀的興味,一點不亞於偵探**。由一隻桃心木箱裡的一件黑綢紗寫起,引出對家族史的興趣,結尾仍舊到那件黑綢紗,那隻桃心木箱。

正文分兩條線索,互相交叉又互為表裡,一條是主線索,由張幼儀的敘述構成;一條是副線索,寫自己在婚姻上的思考與追求。“小腳與西服”這一命題,在這裡得到了進一步的深化。